第25章

    港黑首领办公室。

    森鸥外坐在主位上, 看着自己面前一叠又一叠的文件,只觉得自己的发际线又要往后倒了。穿着一身红色洋装的爱丽丝则是在一边趴在地面上, 用着红色的蜡笔在白纸上不知道绘画着什么。

    “森先生, 我进来了哦。”随着这个声音, 大门的位置就被推开,脸上缠绕着绷带,身上披着黑外套的太宰治就这么直接走了进来。

    森鸥外无奈地看着太宰治, 说道:“进门的时候,好歹要敲下门啊, 太宰君。”

    太宰治带着微笑,选择性忽视了这句话。

    对于太宰治这种反应,森鸥外脸上的无奈之情看起来更加明显,但是显然并没有因为这种小事就会对其动怒。因为时间紧要, 还有一堆工作等着他, 这件事也没有什么暗示的必要,森鸥外直切重点地问道:“鹤丸君最近过得如何?”

    “鹤丸先生看起来很开心也很放松。”太宰治回答道:“和在港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呢。”

    森鸥外了然而遗憾地将目光放在面前的文件上, “也就是说, 失败了吗。”

    太宰治看着做出这副表情的森鸥外,语气轻快,“可是这不刚好附和了森先生的期望吗~”

    “哦?”森鸥外的双眼从文件上移开, 房间里相当昏暗, 语气带着点疑惑,“为什么这么说,太宰君。”

    “鹤丸先生虽然的确是一把极其好用的武器, 但是,那是在杀死先代之前的事情了。”太宰治用着直白的话语切入森鸥外的想法,“既然第一次这么做了,谁也不会否认第二次的可能性。”

    “有着弑主前科的刀剑,森先生愿意投入自己的信任吗?”

    “谁知道鹤丸先生喜欢的惊吓,是否也会在这种地方体现呢。”太宰治笑着道:“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呢。”

    “还真是直接啊,太宰君。”森鸥外这么说着。

    “如果不是鹤丸先生的话,按照森先生的原计划,现在被这么警惕的,应该就是我了吧?”太宰治的表情没有变,语气平静,让人难以窥探他此刻的心情。

    而对于太宰治如同挑衅一般的冷静话语,森鸥外的情绪却没有多少被影响到,坐在主位的男人双手交叉,手肘撑在桌面上,他弯起眼睛,语气温和,“我从来不会去思考【如果】,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结果】。”

    “鹤丸君和太宰君并不一样,比起人类,我更愿意将他看做是一把武器。先代会死于刀剑之手,不过是他没有让本该属于自己的刀剑心悦诚服。”

    “驯服武器,要比人类简单多了——只要鹤丸君同意,我很愿意让他成为我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刀剑。”

    太宰治看起来有些意外,“森先生竟然是这么想的吗?”

    森鸥外笑着道:“当然。”

    说完这句话,森鸥外脸上的笑容扬的更高了,“说起来既然太宰君也回来了,这里有几份工作……”

    太宰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果断道:“我拒绝!我一点也不想让鹤丸先生之前买的染发剂和生发剂使用到我的身上!”

    森鸥外苦着脸表示道:“可是我现在能信任的只有太宰君你了,这件事不交给你,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

    “那就招新人啊!”太宰治回答,“去招完全附属于森先生您的部下。”

    “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太宰君。”森鸥外压根不给太宰治拒绝的机会,合掌结束了这次对话,他笑着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至于人选,想必太宰君心里已经有底了。”

    看着这明显就是挖坑等他跳的任务,太宰治用着任谁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几句森鸥外的坏话,才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一次的任务。

    只是在森鸥外笑盈盈地看着他的背影时,转身离开的太宰治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变得冷淡了起来,他无声地说道:撒谎。

    不管是对鹤丸的评价,还是刚刚对他所说的那些话语。全部都不是森鸥外的真心话。

    而等太宰治消失在了门口的位置之后,森鸥外才收敛了脸上的神情,赤红色的眼睛里只余下全然思考的理性,他对爱丽丝说道:“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爱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自己画画的动作,用着娇气的声音发着牢骚,“林太郎又不带我出门,我怎么可能知道!”

    森鸥外赔笑道:“亲爱的爱丽丝酱,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就带去去买新的小洋装!”

    对于小洋装这个关键词,爱丽丝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嫌弃了。

    森鸥外也没有继续回话,而是回想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交给太宰治的任务,但是怎么想都没有找到哪里有问题。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脱离了控制。”森鸥外这么自言自语地说道。

    >>>>>

    比起侦探社,港黑的确是一个更容易作死的好地方。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什百却没有选择接受森鸥外的邀请,而是换了一身常服,和与谢野晶子打了声招呼后,在第二天又出现在了横滨的贫民窟。

    什百也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双手撑在脑后,眼睛看着天空,百般无聊地随处闲逛着。

    贫民窟对于普通人来说应当算是相当危险的地方,但是对于什百这种有着武力值自保的人来说,就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了。

    而在这里,有着一个相当有名的地区,名为擂钵街。

    擂钵街,顾名思义,就是指凹陷成擂钵妆的弧形街道。是政府所看到不到地方,由灰色的人群组成的街道,是一个非常暧昧的地方。

    因为没有目的地,什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里。路上经过的人都用着或贪婪或小心的目光看着什百,只不过因什百腰间悬挂着的刀剑以及自身的气势,并没有人敢成为第一个出头鸟。

    生活在这种灰暗之地的人们,都是有着自己的生存方式,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活下去。

    什百的脸上没有表情,他空茫地看着天空的方向,脑内思考着今天中午应该吃些什么。

    大概是侦探社太过于平和的气氛,让什百都习惯了放松自己,就在他已经开始无聊到数云朵的时候,一个熟悉清亮还带着一点卷舌的少年声音从他的身后响了起来,“喂。”

    什百茫然地回过头,就看到了带着兜帽的橘色头发的少年,正一脸不爽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位置看着他。什百脸上的神情被收敛,显露出了一个平时的笑容,“哟,这不是中也君吗,我们好久不见了。”

    “看到我,有没有被吓一跳?”

    中原中也咋了下舌,嘴里嘀咕了几句,然后才回答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唔,看风景?”什百眨着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这么说道。

    “这种地方的风景有什么好看的。”中原中也看起来极其不耐烦的样子,但是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却时不时流露出复杂奇怪的神情往什百身上瞅。

    这段时间,港黑的混乱在这里相当出名,尤其是羊的成员中有很多人都是喜欢传播这种奇奇怪怪的流言的。

    中原中也没有刻意去了解那些谣言到底是什么,但是多少都会传进他的耳朵里。

    比如港黑的那把最恐怖的刀剑叛逃啦,叛逃前还砍了他们的首领——在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中原中也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不可能。

    但是一想到小林正章的事情,在想想那天晚上明显不是偶遇的情况……

    中原中也盯着什百此刻白的反光的头发,甚至怀疑自己记忆中那亮的五颜六色的黑发其实是他的幻想。

    什百一回头,就看到橘色头发的少年奇奇怪怪的眼神,不由地稍微靠近一些,用手在中原中也的面前挥了挥,“中也君?”

    中原中也有些烦躁的将脑袋中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然后就好像是依旧没有忍受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你……真的叛逃港黑了?”

    完全没想到中原中也会问出这个问题,什百思考了一下之前太宰治所说的话语,拖长了语调用着忸怩的语气道:“怎么会呢,人家明明是清清白白一把刀啦~”

    中原中也被什百的这种矫揉造作的声音吓到,狠狠地搓了搓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胳膊,“你好好说话!”

    看着中原中也这么大的反应,什百突然地笑了出来,对于中原中也的称呼也不在继续带上敬语,“中也你还真是有趣啊。”

    “嗯——我大概知道中也为什么要问什么,”什百弯起眼睛,在中原中也警惕的目光中回答道:“我不会伤害你的【羊】的,就算我没有叛逃,森医生现在也应该撤销了对于【羊】的追捕。”

    听到什百的回答,中原中也像是才想起这件事,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微蹙着眉说道:“我不记得羊有做过惹到港黑的事情,当时为什么莫名其妙会出现这样一个命令?”

    “咦,中也你不知道吗?”什百有些意外,对上中原中也那双蔚蓝干净的瞳孔,解释道:“是有羊的孩子偷了港黑的酒,所以先代才会发布这样一个命令。”

    “不过他们还是真的挺勇敢的,在那个关键时候竟然敢惹港黑这只大老虎。”

    “要不是刚好……现在羊应该会受到港黑的全力追杀了吧?”什百毫无恶意地说道:“还是说因为中也已经强到了完全不会担心港黑报复的程度?”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4 19:07:42~2020-05-04 21:2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afa、胭脂蕾丝团的顾林 10瓶;Sakata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