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 爱你,陪你到最后 23

    丛小明拉了拉郑秀兰,示意她别再说了。然后站起来,说妈你别难过了,孩子都已经这样了,再说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什么不是她的责任,就是她的责任!”郑秀兰说,“你说孩子光吃海米,能中毒吗?长这么大,谁听说孩子吃海米毒死了?我给他吃海米纯粹是为了他大脑发育好,我为什么要为他大脑发育好?因为他大脑缺氧受过伤,为什么受伤?还不是因为你们没有看好?半岁的孩子都能让人抢了。”

    曹百万倏地站起来,脸呈金属色,郑秀兰吓得哆嗦了一下。曹百万说这些事咱不提,都到今天这一步了,再说这些没有意义了,今天是蹬蹬生日,大家开心一点。郑秀兰缓了口气,说不好意思,刚刚有点激动,把丛丛给我吧。

    曹百万松了口气,坐了下来。说来大家为蹬蹬干一杯。杯子全部举了起来,气氛融洽了很多。放下杯子,郑秀兰又说把丛丛给我,我喂他吃点蔬菜。曹百万愣了一下,说什么?你说把什么给你?郑秀兰说丛丛啊。曹百万说什么丛丛?郑秀兰说就是蹬蹬啊,现在改叫丛丛了,蹬蹬蹬蹬的,蹬什么蹬?蹬来蹬去还不是蹬成这样一副样子,又难听,丛丛多好听。曹百万看着丛小明,丛小明嘴巴张了张,没说话。郑秀兰说把丛丛给我你没听见吗?说完站起来,走到曹老妈身边,一把把蹬倒山抱了过来,曹老妈愣在那里,完全被这场面搞懵了。郑秀兰抱着蹬倒山转头要走,却被曹百万拉住了,说你等一下,谁让你把蹬倒山的名字改掉的?郑秀兰说怎么了?现在孩子归小明抚养,让他跟小明姓,有什么不对?曹百万张口结舌,愣在那里。忽然啪的一个耳光甩到了郑秀兰脸上。郑秀兰一下被打懵了,她愣在那里,周梨花站在她面前,说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我看你今天纯粹是找茬来了,成心找不痛快。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老么咔嚓的,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郑秀兰把蹬倒山换到左手,然后一个巴掌抽回去,说你算什么东西?老公家里水深火热的时候,你却偷偷把店卖了,不声不响地跟人跑了,还有脸回来?当初要不是你们一家跑到上海来,小明一家的负担也不会那么重,孩子也不至于到今天这地步,都是你们害得,还有脸教训我。周梨花又要冲上来,被曹可安拉住了,郑秀兰又一个耳光抽过去,说我就打你怎么样?你个烂女人,出去几个月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还胃有毛病,骗傻子呢?曹可安一下愣住了。周梨花也愣了一下,然后像疯子一样冲了上去,拳头像雨点一样打在郑秀兰身上。郑秀兰弯下腰,把孩子护在胸前。丛小明见状赶紧冲上去,把周梨花推开。周梨花又冲上来,曹百万赶紧挡在周梨花面前。曹老妈见状赶紧走到郑秀兰面前,说把蹬蹬给我,你们怎么闹我不管,别伤着我孙子。郑秀兰一把推开曹老妈,说你配吗?你这个当奶奶的,从丛丛出生到现在,你带过他几天?你这也好意思腆着脸来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奶奶!曹老妈不理会郑秀兰说什么,上来抓住蹬倒山的两条胳膊,郑秀兰一看这是要动抢,赶紧抱紧蹬倒山,曹老妈在瞬间丧失了理智,两只手紧紧握着蹬倒山的胳膊不放,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郑秀兰一把把孩子丢在旁边的椅子上,握住曹老妈的两只手,说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个死老太婆不可。说着把曹老妈推倒在地,就扑了上去。曹百万一看,赶紧扯着领子把郑秀兰扯了起来,把她按倒在地,骑在她身上,两只手死死地掐住了郑秀兰的脖子。这时候周梨花也冲了上来,用脚猛踢郑秀兰的肚子,说你个死老太婆,让你乱说。郑秀兰的脸慢慢变紫,两条腿胡乱地蹬。曹老妈赶紧上来拉曹百万,说松手,要出人命了。曹百万不听,完全丧失理智了,曹老妈揪着曹百万的胳膊,往后拖。就在这时候,曹可安大叫了一声:“蹬蹬!”

    那天是蹬倒山的一周岁生日,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生日,如果他懂事,那这应该是他一年中最快乐的一天。一年以前,丛小明在挣扎了十六个小时之后,还是挨了一刀,才把蹬倒山生出来,这个曹家的独苗,走过了坎坷的一年。他不满半岁就长途跋涉三千里被送回山东,被开水烫伤了手,之后没过几天又重新跋涉三千里回到了上海,六个月的时候又被人抢了,被人用刀抵着喉咙,戳出巨大的伤口,又被人勒着脖子,造成大脑严重缺氧;在他的眼里,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依靠,这几天是外婆,那几天又是奶奶,再过几天又是保姆,再后来又是妈妈,有的时候还是护士,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他是谁的孩子,似乎自己总是被人推来推去。最严重的是他差点被毒死,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被毒伤了神经,毒坏了器官,最要命的是毒瞎了眼睛,还没有看明白这个世界的花花绿绿,他就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中,于是全身的针灸疗法、眼角膜更换手术……巨大的痛苦一轮一轮,如今,他又充当了家庭战争的炮灰,被狠狠地扔来扔去,如果他有思想,大概他会痛恨身边所有的人。

    丛小明站在阳台上,把蹬倒山举过头顶,说孩子,妈陪你一起解脱吧,我们活着实在不如死了好。蹬倒山额头上流出了血,他在丛小明的手里挣扎着,展示着最后的求生欲望。这时候他的老爸正骑在他外婆身上,想要努最后一把力把外婆送上西天;而他的外婆正在苟延残喘,从他老爸的手缝里努力地呼吸一点空气;他的爷爷正在小房间里听着外面的争吵心急如焚,用拳头砸着床板,他的奶奶刚被打了一顿,火气攻心,正在无力地拉扯着掐着外婆的老爸;他伯父坐在椅子上,脑子一片空白;他伯母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正在往死里踢他外婆的肚子……

    所有人都愣住了,曹百万站起来。郑秀兰终于缓过气来,慢慢地爬起来,周梨花说你扔啊,扔了他全家都好了,都是这个丧门星闹的。曹百万一脚狠狠踢在周梨花肚子上,周梨花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却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疯了一样冲上了阳台,曹可安和曹百万、郑秀兰、曹老妈一起冲上了阳台。

    那一刻,蹬倒山就那样缓缓地飘出了窗外,几滴水在最后的一刻飘了进来,打在了曹百万和郑秀兰的脸上。那不是雨水,阳光明媚,晴空万里;那不是雨水,它带着一个一岁孩子哀怨的体温;那不是雨水,它懂得在最后的时刻给父亲和外婆留下最后的记忆。那是蹬倒山的眼泪!

    蹬倒山在明媚的阳光里划了一道悲伤的弧线,然后从二十几楼飘了下去,楼的对面就是他的家,他出生在那里,又在那里被毒瞎了眼睛,如今,那已经不知道是谁的家了,也许等他落地之后,他的灵魂可以回到那里。

    蹬倒山到底是怎么落下去的,有人说是被丛小明扔下去的,有人说是被周梨花推下去的,有人说是被郑秀兰抢过来的时候没抓住滑落下去的,还有更诡异的说法,说他是自己跳下去的。

    几秒钟之后,蹬倒山成了一摊模糊的血肉,他不再需要每月两万块的药物了。遗憾的是,他没能跟自己的妈妈一起回到对面自己的家里。

    丛小明半个身子都出去了的时候,被曹百万死死地抓住,郑秀兰帮忙一起,把丛小明拉了回来。楼下一片哗然,迅速聚拢了大片人群还有惊叫声。

    郑秀兰反应过来,刚准备跑出去,却被一道血光挡住了去路。曹可安握着水果刀,在周梨花的小腹上捅了三十多刀,曹百万张大了嘴巴,却哭不出声来。他一手搂着丛小明,一手抱着花大姐,把花大姐的头死死地埋到自己的肩窝里。让一个两岁的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捅死自己的母亲,那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周梨花不动了,曹可安把刀扔到一边,然后用手扒开被捅烂的皮肉,嘴里说着在哪呢?那个孽种在哪呢?给我滚出来……

    围观的群众说,孩子虽然脑壳破裂,脑浆迸射,但是他的脸是完整的,脸上还带着笑,当然这已无从考证。曹百万把丛小明交给老妈之后,冲到楼下,他把蹬倒山破碎的身体收拾起来,对着人群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曹百万抱着蹬倒山往马路上跑,可是没有出租车肯停下来,因为曹百万浑身是血,救护车在五分钟之后赶到,救护人员说算了吧,直接送火葬场吧。

    医生把蹬倒山的尸体送到了停尸房,曹百万跟了进去,眼睁睁地看着蹬倒山被装进了冰冷的柜子里。曹百万坐在地上一把一把往下揪自己的头发,医生强行把他拉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医生又推了一具尸体进来,曹百万歇斯底里地要上去掀尸体上的白布,被医院保安给抱住了。曹百万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只觉得送到停尸房里的所有人都是他的亲人。

    曹百万的感觉没错,后面被送进去的人正是曹百万的老妈,可是他却无法见老妈最后一面。

    曹百万从医院停尸房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有很多警察,却没有了老妈的身影。丛小明傻坐在床上,手里握着蹬倒山的奶瓶,又忽然把奶瓶扔掉,拿过旁边一个枕头,撩起上衣就把乳头往枕头上塞,说蹬蹬乖,吃奶,吃奶。

    曹百万冲上去抱住丛小明,说我妈呢我妈呢?警察说你哥哥已经被警察带走,你嫂子的尸体被法医带走了了,你妈割腕了。曹百万冲到洗手间里,看到有个警察正在冲刷洗手间的地面,洗手间的墙上到处是鲜血。

    第二天,警察在小区的垃圾房里找到了郑秀兰,她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嘴里念叨着“丛泉河,我对不起你,丛泉河……”曹百万告诉警察,丛泉河是他的岳父,死了很多年了。警察还想要丛小明协助调查马丁内斯诈骗案,可是被曹百万拒绝了,丛小明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警察说马丁内斯涉嫌商业诈骗,曹百万说这跟我有关系吗?

    初秋的大海,平静清澈,曹百万经常带着丛小明和花大姐在大海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傍晚的大海,阳光在海面上跳舞,几年以前他从跳动的浪花里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如今,浪花里只有他无尽的哀伤,但他平静了很多。一个月过去了,他们身后的山上,多了两座新坟,大的是曹老妈的,小的是蹬倒山的。曹百万常常想,当初幸亏没有把亲子鉴定的结果告诉曹可安,要不恐怕死的人就不止这几个了。想到这,曹百万长长地出一口气,心想谁的孩子不是孩子,亲不亲生又有什么关系,纠结来纠结去,到头来受伤的还是自己。丁玉刚打电话告诉曹百万,Jessica已经被抓了,令人不解的是,Jessica被抓的时候,她的身份是马丁内斯的妻子。丁玉刚说Jessica一直说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丛小明,她是在跟丛小明还是同事的时候就已经跟马丁内斯好了。丁玉刚还说记得我当初给你推荐的大师吗?他算得真准,说我会有一场大难,不过大难过后会更加飞黄腾达。如今我虽然还没有发达,但我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钱也追回来大半,这个结局不算太差。你呢,当时大师怎么跟你说的,你是不是没听他的才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曹百万没说话,后来他把那条女式红内裤寄给了丁玉刚,洗都没洗,那是按照大师的意思买的。大师说要是不穿女式红内衣,恐怕会有血光之灾,可是这条内裤曹百万穿了一年了。

    又过了一个月,丛小明开始恶心,曹百万带她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怀孕了,胚芽发育非常好。曹百万回家高兴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曹老爸,曹老爸听了之后用拳头把炕砸得轰轰直响。曹百万指着丛小明的肚子告诉丛小明,说蹬倒山在你肚子里,丛小明一边傻笑一边用手拍肚子,曹百万赶紧抓住丛小明的手,花大姐在一旁嘿嘿地笑。

    当天晚上起了台风,曹百万睡到半夜被风吵醒,发现身边没有了丛小明,他跑出去,外面是幕天席地的大雨和肆虐的风,仿佛到了世界末日,整个村庄都在战栗。曹百万一直在海边喊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台风过去了,村里一片狼藉,可是哪都没有丛小明的身影。曹百万打电话到电视台登了寻人启事,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有电话打来,对方说你是曹先生吗?刘长富在美国落网,你的房子被判为无效交易,房子还是你的,你可以正常还款了,否则你的房子将被银行拍卖。

    村里唯一一个提供丛小明线索的人说当天夜里,似乎看到窗户上趴着一个人,披头散发像鬼一样。当时他没敢出去看,现在想想可能是丛小明。曹百万说你家孩子怎么样?他说孩子还好,一岁多的孩子,他不懂得害怕。

    当天晚上,曹百万做了一锅红薯粥,他自己先盛了一碗,又给花大姐盛了一碗,花大姐端起碗,笑呵呵地就往嘴边送,却忽然被曹百万把手打开。花大姐委屈地大哭,曹百万抱着花大姐说,闺女,忘了规矩了?要给爷爷先吃。曹百万端着碗坐在老爸身边,说爷爷,小明走了,把你的孙子也带走了。曹老爸指指头顶。曹百万说家里就剩咱爷仨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背着一屁股债,前几天我去看过哥哥了,他由死缓改无期了,无期啊!爹,我不能再照顾你了,这碗红薯粥咱都吃了吧,到那头我还当你儿子,说着曹百万就哽咽了,老爸倒平静了很多,他摸索着找到曹百万的手,然后拍拍碗,示意曹百万把红薯粥喂给他吃,这时候花大姐跑了过来,说叔,叔,我饿!

    曹百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把碗狠狠地砸到地上,把花大姐抱了起来。

    第二天曹百万到码头上找了个活,就是用小推车把货物装进集装箱。老家离县城有一百公里,到城里打工就没办法照顾老爸和花大姐了,再说他不想再做设计了,不想做任何让他想起过去的事了。曹百万推着车子走来走去,花大姐就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趟一趟走来走去。干了一上午,虽然累,但是曹百万感到了空前的充实。午饭的时候民工都聚集在一起扯闲蛋,忽然有人问老曹,说听说你个家伙在上海可赚了大钱了,都被你吃喝嫖赌了,可跟我们说说,上海女人是什么味道?曹百万笑了笑,说没尝过,然后吃完自己带的馒头咸菜,兀自走到水龙头前洗脸。他把整个头都伸到了龙头底下,一番猛冲之后,忽然听到远处刚刚开走的一艘集装箱货船上有人在尖叫,他下意识地觉得那声音有点像丛小明。他玩命地朝货船奔过去,看到船上的船员正在围堵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曹百万一眼就看出那就是丛小明,丛小明被船员逼到船尾,这时候船已经停住了,曹百万知道船员没有恶意,大概只是想把丛小明送回来,不要随船跟去韩国或者日本。可是丛小明抱着肚子,一扭头跳了下去。众人都惊呆了,曹百万飞身跃起,一个猛子从十几米高的码头上扎了下去。幸亏只有几十米远,曹百万抱起了丛小明。丛小明在水面上四处乱抓,阳光洒在海平面上,光芒万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