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书坊

分类小说

纯属意外

作者:热到昏厥

君江酒店的大小姐裴幼珊在老妈的安排下莫名其妙有了一个未婚妻。 她不干。 鸽了和未婚妻的见面,跑去买醉。 没想到喝醉后却意外包养了一个漂亮女人。 裴幼珊:小事,不慌! 结果女人身价比她还高。 裴幼珊:……小事,不慌。 还是她的未婚妻。 裴幼珊:小…… 裴幼珊:…… 裴幼珊:【毁灭吧,赶紧的,累了.JPG】 ○纯情饲养员x爱玩金丝雀,1v1,HE ○同性可婚/轻松甜文/逻辑为剧情服务 ○日更,21:00 ○围脖:咕咕今天热到昏厥了吗

金牌归你,你归我

作者:酒暖春深

谢拾安十八岁时,拿下了全国大赛的总冠军,直通世锦赛,少女志得意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那年除夕,她和朋友们一起对着奔涌的江水,许下了愿望。 “我要打进世锦赛!” “我要考上理想的大学!” “那我要拿全国游泳联赛的冠军!” “我要一个大满贯!” “那我就保佑我朋友们的愿望都能实现!” 后来的谢拾安,深恩负尽,死生师友,一身伤病,直到退役,也没有拿到大满贯,好在身边还有一个豆芽菜在陪着她。 简常念是半路出家被严教练捡回省队的,刚到省队的时候被人戏称为“豆芽菜”。 她孱弱、不自信,心里却又装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谢拾安退役后,她成为了全国首位获得羽毛球大满贯的女性运动员。 她获得大满贯后的第五年。 国内首部以运动员为题材的纪录片《流星》上映,并一举斩获了柏林电影节的最佳纪录片奖。 影片的最后,浮现了一行小字。 “谨以此片献给所有挣扎向上的灵魂。” 羽毛球·双女主·双向奔赴·HE 天才x努力家,三岁年龄差。 “风会改变羽毛球飞行的轨迹,而我的落点是你。”

坠欢重拾gl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当初纪家如日中天那会儿,年少轻狂的纪岑安没少干缺德事,其中最出格的,莫过于使尽手段追求早已心有所属的南迦,步步为营,让对方当自己的女友,肆意妄为,恶劣不自知。 那年的南迦还只是Z城的一个小人物,清高,满身傲气,没太大的能力,被欺负了也仅是死死咬着牙,红着眼忍受。 南迦怨她,恨她, 看不起她,也最不齿于她。 纪岑安从来都是不以为意,一直变本加厉且不知悔改。 然而报应不爽,纪家一朝败落如山倒,纪岑安跌下云端变得一无所有,狼狈得差点上街讨口,从天之骄子沦为人人都能踩一脚的地上灰。 而等到一别经年,再度重逢, 纪岑安愈发失利潦倒,怎么也回不到从前, 但昔日的小白花,南迦却已经站在了她曾经的位子上,成了Z城最炙手可热的新贵,风光,美得夺目,让人触不可及。 南迦还是恨她, 忘不了,放不下, 偏执深入骨血,无法割舍自拔。 纪岑安:…… 早知如此,那时候就应该有节操一点。

禁庭

作者:流鸢长凝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 她曾问她,这首《彩书怨》到底是写给谁的? 她选择一世缄默。 当一切重头来过。 她再见她时,只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别怕。 ☆特别说明☆ 按历史走向写的话,婉儿跟太平只能是BE。 本文的唐朝只能算是平行世界的唐朝,非历史上的唐朝,后续会架空走向。 ps:双重生。 故事纯属虚构,权当圆梦,切勿当真实历史,作者水平有限非历史系出身,有微量私设纯属为剧情服务,拜谢诸位。

大佬穿进虐文后

作者:七千折戏

叶犹清原是商界大佬,谁知一日身死,穿成了被男主推倒在地的虐文女主,男主怀里还搂了个我见犹怜的绝美恶毒女配。 女主身为国公府嫡女,却嫁给男主,日日受虐,最终落了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叶犹清:……钱都不要,你是人吗? 于是,她灭男主,夺家财,斗庶母,还将那个同她为敌,缠着男主的恶毒女配抱起来丢出了房门。 谁知,这位原著中的狐狸精恶毒女配,不知搭错了哪根弦,转而躺进了她的房间。 女子魅惑勾人,柔软的身子靠进她怀里,呼气如兰:“我要报仇,想同你做个交易。” 叶犹清面无表情,伸出食指推开她。 “想交易用钱换。” “至于别的,那是另外的价钱。”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

作者:一盏夜灯

30岁的梁新禾要与相恋七年出轨的恋人分手,36岁的宁晞要与相恋十几年分分合无数次的恋人分手,然后这两人相遇了。 初见,她们各自都很狼狈,两人都以为这是她们生活中微不足道的擦肩而过,殊不知,这是她们的起点。 梁新禾: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宁晞:这人间情.事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余秀华《我爱你》 重点注释:室内设计师&作家 双御姐/慢热向/年龄差5-6岁 相关职业是作者乱写的,请勿当真。

晴天

作者:孤海寸光

本文文案一: 一个雨夜,程倾与余抒共度一夜。 醒来后,她看着乌发雪肤的女孩,定下规则:不谈感情、她会给钱。 余抒乖巧点头:“好。” 翌日她到隔壁学校代朋友点名签到,迟到后在门口罚站,话都说不利索:“程…程教授。” 文案二: 朋友都说,程教授三十年清心寡欲,没想到忽然养了个小她十岁的年轻姑娘。 酒后玩笑话愈发越界。 程倾淡淡笑:“我有分寸。” 后来药房相遇,朋友笑着跟她打招呼,却眼尖发现,她手上拿着的是…专治腰酸的膏药。 “……” 敢情她的分寸就是自己受累躺0?! 冷淡系御姐*病弱小白兔

食局

作者:四百八十寺

“我”开了个叫作“局”的地方,以食为局,到后来却发现,身边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局,我们身在局中,并卷入彼此错综复杂的局。本文只有三道工序。工序一:配菜下锅,占主体篇幅,叙事人诙谐、慢热、生活化,边配菜边从“我”的视觉引出诸多疑问,满地散落拼不上的图块。工序二:大火烹炸,高潮即尾声,短促、浓烈,不停翻转视觉,每个视觉拿着自己的剧本,拼在一起,互相博弈,真假浮出水面,图块渐渐契合。和第一部分基调色彩大相径庭。最后一章收汁,拼图完整,挂起来。没有太复杂的故事,陪伴为主,煮菜为辅,和小姐姐谈恋爱莫叫苦~

宫倾现代篇

作者:明也

古代篇争议性很大,现代篇无雷。长大后骚断腿的豪门千金年下,常年禁欲系年上卫教授。卫明溪:不懂容羽歌为何备那么多骚气十足的内裤,莫不是有什么恋裤怪癖。后来知道了,到底是年轻啊!!容羽歌:没什么癖好,唯一癖好就是卫明溪。遇上卫明溪就容易发病,和泰迪精同症。卫明溪,你给我治治吧。

全世界都知道她爱我

作者:鱼霜

全世界都知道她爱我,只有我知道我他喵是个替身!江柳依二十六岁那年赶时髦随便拉个人闪婚了,闪婚对象是个和她同龄的女人,性格乖脾气好,最让朋友们羡慕的是对她百依百顺,就连知道她是因为自己和前女友分手随便找的替身,也无怨无悔待在她身边,甘之如饴。江柳依非常受用。后来,她前女友回国,两人因为公事原因需要见面,朋友打趣她回家有没有跪搓衣板,她愣了一会才发现,她老婆从来没问过前女友的事情。

天作不合

作者:闵然

宁城外国语中学高中教师队伍里有两大女神,一冷一艳,一个扣子恨不得系到最高一颗,一个裙叉恨不得开到最高一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人气场不合,天生对头。连学生都在猜,教风严谨的孟老师私底下是不是特别看不惯盛老师,只有孟晚霁自己知道,那对盛槿书疯狂压抑的不是嫌恶,是燎原的心动——嘴巴在说“请你自重”,心跳却在呐喊:我好喜欢她。

禁止靠近

作者:叶涩

仿佛被剥了翅膀的天使,一日日在家中悔恨垂死挣扎。公司与家人着急的找了一个又一个心理专家为她治疗,可每一个人都是自信满满的前来又摇着头离开。秦怡将自己的心埋葬,禁止任何人靠近;半年后,她竟然连站都站不起来,需要靠轮椅度日;一年后,热度大减的她逐渐被娱乐圈淡忘,身边人也放弃了她,随便丢了一个半工半学的大学生穆晓晓来照顾她。刚来的时候,穆晓晓在秦怡的眼里看到的全是杀气与抗拒;晓晓为她唱她当年的歌,为她按摩逐渐萎缩的肌肉,哄着她带她去看天边的星星;她在星空下拥抱她;她在月光下亲吻她;她捧起她破碎的心;晓晓用一年治愈了她,而秦怡用一生去偿还。双救赎,治愈文。

意南倾许

作者:齐三有

此前南佑疏一直以为自己对许影后的好感,崇拜成份居多,毕竟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许若华将她捡回家,像一束遥不可及的光。直到某渣任前男友在节目里恬不知耻地cue她的许姐姐蹭热度,女生心中的醋坛子彻底打翻。许若华几年前捡回来的小孩已成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养的好,以前营养不良的南佑疏不知不觉竟比她高了些许,模样原本就生的好,这些年长开了,更是有种清冷美,连带着声线也是清冷的。偏偏这小孩对他人都透出一种疏离感,唯独对自己,像只温柔体贴,想讨赏又怂唧唧的小狗。南佑疏参加选秀获得佳绩成团后,靠着一曲飒气的舞蹈圈粉无数,还被网友评了个“姬圈天菜的”以及“金瓜”的称号。好巧不巧,还和她的前男友魏柏晗上了同一个综艺节目。南佑疏好像故意替她报仇似的:“前辈,我不会别的才艺,给你吹个唢呐吧。”网友们以为是开玩笑,结果南佑疏真的对着魏柏晗吹了一整首唢呐,像是要把魏柏晗送走。夜里,南佑疏用清冷的声线喊着姐姐,那手不轻不重地将许若华的手压住,充满侵略性又性感地舔了舔薄唇,跟禁欲孤傲等词,全不搭边。

当万人迷Omega穿到现世

作者:夭与折

初来地球的omega鹿辞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放纵了一次,却意外发现,原来地球人也可以延缓她的发热期,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经纪人带她进剧组,连连警告,让她千万不要惹迟老师。她看着那个仪态万千的女人,眼皮微跳,对不起,惹完了。别人都说迟影后为人清冷淡漠,是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触及,想起那天她局促的样子,鹿辞信了。拍戏的时候,鹿辞饰演高冷总裁,冷傲清绝的气质惊艳全场,演毕,迟霜把袖子递到她手里,问,“你摸摸我这衣服,看看是不是做总裁夫人的料子?”鹿辞:…………?颁奖典礼,后台,迟霜把她堵在更衣室,“小鹿儿,这么久没见,想不想我?”鹿辞眼角微微抽搐,看着那人不安分的手,“才两个小时。”在看到那人总是想尽办法与自己发生亲密接触的时候,鹿辞一度以为是她摄入了太多自己的信息素引起的后遗症,抱有一丝歉意,尽量配合着她的想法。后来才知道,呵,某人只是本性暴露了而已:)

莫名其妙

作者:米闹闹

郁聆山真的很莫名其妙,性格古怪,捉摸不透,而且。为什么对她那么好?给她做饭。给她送花。还对她说那种话。对她做那种事。许识也很莫名其妙,她到底在干什么……

月光吻过红玫瑰

作者:廿廿呀

那夜,前夫把情人带回家,情人穿着她的睡衣,敲开了她的房门,坐在床头问她想不想女人…戚元涵告诉她很想。大概就是女主和前夫的白月光一起搞渣男家产的故事。

分化后标记了死对头

作者:故逢深秋

桀骜不驯混世魔王闻到路遥依的信息素就腿软的天不怕地不怕幼稚鬼&对别人高冷得能冻死人却只对姜宥礼温柔且暴力的超会演的诱受学神 本文ABO的设定以我的标准而定。攻前期对受口嫌体正,后期是受的小奶狗。受对攻从一而终心里眼里都只有攻。

恶毒女配不想干了

作者:小吾君

东菱在去探望昏迷不醒的发小的路上,大脑忽然被一股脑的塞了一本霸总文学的内容,懵逼的发现自己居然是这本书里的恶毒女配,而发小是男主。系统:没时间解释了!你现在快去壁咚女主并且念出台词!东菱:我特喵是恶毒女配啊!系统:我也很绝望啊!男主掉线了!你再不上世界就要毁灭了!东菱看着站在墙边比她还高半个头的漂亮女人,颤巍巍的壁咚了上去。“亲我一下……”命都给你?这他妈什么台词???站在墙边的美人听着面前小姑娘眼含水雾带着颤音的请求,挑了挑眉。“好啊。”

一念成期

作者:苏楼洛

薄暮雨自小喜爱在江尘音身边,从不愿远离。后来江尘音远走异国,薄暮雨一等就是四年。等到江尘音终于回来,薄暮雨那想要亲近的心绪一如往昔。薄暮雨这才明白,她内心想要的亲近,是爱之所及。[这是一场跟年龄差有关的爱情,青涩而懵懂。在我尚未明白爱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你。]

问棺

作者:七小皇叔

叩棺门,问三声,一问何处来,二问何处往,三问往来歇脚处,多饮一杯无?

输入页数
(第1/7页)当前20条/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