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书坊

分类小说

爱意觉醒

作者:叶栀酒

年下直球狗狗攻×年上深柜总裁受 ※美人海王赛车手Alpha×老实人妻摄影师Beta ※ABO 追妻火葬场 攻前期真渣 受老实到有些呆板 向远之浪迹情场,AO不忌,越有挑战性的人他越想试一试,却没想到最后栽给了一个B,还是一个说荤话会脸红,老老实实在国企拿工资的B。 * 许执晖三十年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唯一一次就是被朋友拐到酒吧体验生活,信了向远之的鬼话,帮他完成了一把大冒险,输了自己的一朵娇花。 因为向远之实在是太漂亮了,一不小心就撞进了他心里。 在他的人生观里,没有419这种事,所以理所应当地认为,他们上过了床或许就代表着两情相悦。 然而向远之却问他:“不是吧?你以为我们在谈恋爱?” 许执晖这才明白,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面对感情胆怯又没有经验,所以选择及时止损,从向远之的世界里消失。 * 向远之以为自己的生活并不会因此受什么影响,却没想到心里毫无征兆地空了那么一大块,他玩太久了,连自己动了真心都意识不到。 “哥,你要不要再回头看看我。”

你要对我负责

作者:迟小椰

25岁的裴楠人生有道过不去的坎——郑书昀。 郑书昀住他对门,上学时成绩比他好,工作后赚的比他多,体力比他强,就连那个都比他大…… 他曾问某个郑书昀的追求者:“为什么追郑书昀不追我?” 对方:“你长得太漂亮了,我更喜欢郑书昀那种有男人味的帅哥。” 然而面对这些,郑书昀通常只摆出欠揍的冰块脸,维系淡泊人设,背地里却蔑视他。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四年前的毕业舞会,他和系花练交际舞,由于总踩系花的脚,被无情换掉。 他黯然神伤,转头就见郑书昀在笑,那笑容愉悦夹杂满意,分外诡异。 他综合分析:是嘲笑! - 某天,裴楠得知郑书昀即将出国深造。 他愣愣想:太好了,郑书昀终于要滚蛋了…… 为庆祝,他去了酒吧。 几杯下肚,莫名的伤心涌上心头,很快越扩越大,促使他从微醺喝至大醉。 - 第二天,裴楠腰酸背痛地醒来,发现身边躺了个帅哥。 再仔细一看,草,这不是要出国的混蛋郑书昀吗! 守身如玉25年,居然被郑书昀给糟蹋了! 他悲愤不已,却听那清冷薄唇蹦出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裴楠,你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 外冷内骚把受吃死深情攻x炸毛却怂缺根筋美人受 * 郑书昀是攻 双向初恋/对头变情人

五个渣攻为我醋炸天

作者:木三观

系统:只要完成五个刷渣攻任务,你就能退休了。 第一个是皇家军事学院里的校园霸凌者,他会为了给主角受出气让你变成残疾。 第二个是白切黑的帝国学院太傅大人,他为了给主角受出气让你退学。 第三个是富可敌国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资本家,他为了主角受让你家破产。 第四个是星际知名医学家,救你于水火治好你的残疾,但其实他是为了救主角受拿你做人体实验。 第五个是权倾天下的帝国皇帝对你见色起意巧取豪夺然而爱上主角受之后将你打入冷宫…… 单维意:行了,我知道了,一起上吧。 系统:? 单维意:我要一次刷五个,懂? 系统:您可能不太理解退休任务的难度。您除了需要以炮灰开局刷渣攻副本之外,还需要应对“主角受”的挑战。他们由快穿专员饰演,手握主角剧本,比您先进入小世界,先获得渣攻好感度,并会全程尽力阻止您完成任务。也就是说,您不但要面对五个渣攻,还要面对五个玛丽苏…… 单维意:我明白了。 系统:您明白了什么? 单维意:我要打十个。 一个海王炸鱼塘的故事 五个渣攻都不是正攻 正攻是系统

不沉沦

作者:觉觉今天也想睡觉

漂亮无心受X最后都变成疯狗攻 沈杳谈过三段恋爱,初恋是脾气臭但对他很好的高中校霸,旧爱是温柔体贴的大学校草,新欢是他抱上的有钱大腿。 他与新欢一起出席宴会,看起来无比登对。 沈杳很配合,全程满是爱意地看着新欢。他演完戏听到声冷笑,回头看到的却是被他渣过的初恋。 许久未见的初恋把他堵在洗手间,阴阳怪气地道:“这么久没见,你怎么还是那么会勾搭Alpha?” * 新欢最看不上沈杳这种唯利是图的Omega,得知他和初恋的纠葛后,却失控地问道:“我没有给你想要的吗?为什么还要找别人?” 沈杳不如往日一样同他笑,漫不经心道:“我们之间只是交易而已,动感情就没意思了。” 得知他失踪,初恋找上门与新欢扭打在一起,沈杳却趁机跑了出去 他扑进旧爱的怀抱: “他们对我一点也不好,只有你最爱我。” 旧爱藏住自己眼底的情绪,一言不发地抱住他,原谅过去所有的伤害。 * 沈杳对三个男人说着甜言蜜语,旁观争风吃醋,直到他藏得最深的秘密被发现。 自此以后,沈杳的腺体上常年被咬满了牙印,身上的信息素永远无法散去。 属于不同人,难以辨别。 — *注意置顶排雷 标签: HE 渣受 狗血 万人迷 强制爱

蓝月光

作者:余酲

俞心桥顺风顺水活到二十四,一朝遭遇车祸,醒来后记忆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听说自己现在是颇有名气的演奏家,跳过六年练琴过程的俞心桥大呼血赚。 还有更赚的——他结婚了,对象是年少时求而不得的那个人。 喜出望外之余,俞心桥感到纳闷。徐彦洹此人冷漠堪比冰山,当年俞心桥追他追得轰轰烈烈举校皆知,有一回拿着亲自打磨的一颗蓝月光送他,徐彦洹瞥一眼俞心桥被纱布包裹的手,只说两个字:“让开。” 俞心桥试图找回记忆:“我们在哪里重逢?” 徐彦洹回答:“律所。” 俞心桥:“难不成我去找你麻烦?” 徐彦洹:“你不知道我在那里工作。” 俞心桥:“那我们是怎么结婚的?” 徐彦洹:“你向我求婚。” 俞心桥:“我求婚你就答应了?你是自愿的吗?不会是我用什么手段强迫你了吧?” 徐彦洹:…… 徐彦洹不知道,俞小少爷半生不羁放浪,不知何为持之以恒,唯对两件事执着认栽——一件是弹钢琴,另一件是徐彦洹。 俞心桥也不知道,当年他心灰意冷地离开,五分钟后徐彦洹折返回来,弯腰捡起陷在泥地里的蓝月光,拂去尘土,放进口袋。 “那婚后我们有没有……接过吻?” “嗯。” “偶尔吗?” “不,每天。”

持续高甜

作者:人间蜜糖

俞幼宁童星出身,凭借高超演技和漂亮脸蛋成为顶流,却被『高甜』恋爱系统选中,被迫与死对头傅恒之在同人世界里做任务。 [文章标签:纯爱甜宠/禁忌之恋] 二选一,很抱歉没有其他选项。 系统要求他们用文中人设谈恋爱,生成剧情,获取高甜值。 一旦高甜值低于60%,文章标签就会强制扭转,控制他们的身体,开启午夜场,走肾不走心。 而他们在文中的一切行为,都会变成同人文在现实发布,生成的内容不忍直视,且无法删除。 数次任务失败后—— 俞幼宁主动躺平:来吧。 傅恒之:……

辅助为王[全息]

作者:青梅酱

五年前,《创纪元》问世。 第一赛季这个当之无愧的黄金时代,无数传奇人物一战成名,排行榜众神争霸。 游戏领域正式进入全息时代。 五年后键盘电竞没落,全息电竞取而代之。 一个尘封多年的id重现在高手如云的排行榜末端,和这个毒瘤辅助一起进入玩家视野的,还有第一赛季让众人闻风丧胆的传说人物。 臭名昭著的拾荒者;黑市从未失手的顶级暗杀刺客;一己之力炮轰全团的嗜战疯子;制造品在拍卖行千金难求的乖戾巨匠…… 这些人聚在一起加入了一个休闲玩家的养老公会,报名全息联赛。 不明所以的吃瓜路人:第一赛季大神?这都什么年代了,老年观光团还差不多。 饱受毒害的老玩家们:年轻人,你们不懂被这些祖宗们支配的恐怖~QAQ 豪门公会管理痛心疾首:卧槽这些魔头不是都退游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 江时回归游戏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依旧制霸在榜首的那个ID:鱼为泽。 玩家给他八卦:传说啊鱼神有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五年前在三庭坡上准备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告白仪式,不料等了整整七天七夜,都没等到对方的出现。 江时:……假的。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就是约战当天放鸽子退游的那个“负心人”。 韩俞泽:呵,你确定当年是约战? 江时:? ◆ 老狗批攻x愉悦癖受,受是可奶可输出的毒瘤辅助,双强,非要对打的话大概攻会被受磨死; ◆ 我流全息问就是私设,不确保设定无BUG,不玩游戏应该也能看懂;

我在神仙区整活的日子

作者:薄荷貓

沈知倦是C站一名生活区UP主,最近他时常接到一些奇怪的电话。 “你好,我是孟婆,最近突然觉得鬼生毫无意义,你有什么建议吗?” “月老工作繁重压力大,但上司又不准我辞职,怎么办?” “我是灶神,和财神是好朋友,可现在财神香火鼎盛,我却门庭冷落,我好酸啊,我觉得我已经没法和他做朋友了。” 沈知倦以为这是新型恶作剧,于是不负责任地建议道。 “你可以换个工作,比如卖奶茶。” “工作干不好还干不坏吗?出了事领导就会让你辞职了。” “做不了朋友可以做恋人,攻了他,看好你哟!” 甚至,沈知倦还物尽其用地将这些拍成了视频,上传了网站,火得一塌糊涂。 在卷生卷死的C站生活区,沈知倦靠着这些天降素材,如鱼得水,赚得盆满钵满。 但渐渐的,他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首先是城市街头开了一家孟婆奶茶店,据说喝了会看到前世,就是有点后遗症——失忆。 没多久。 他收到一封来自灶神和财神的新婚请帖,以及一张一千万的彩票,上书四个大字——媒人红包。 沈知倦有点慌了,想起每晚和自己撩骚的男人。 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在这时,他家门被敲响了。 俊美高大的男人撑着门框。 手腕上牵出一条长长的红线,另一头就挂在他手上。 “你就是月老说的,我的命定爱人?” 沈知倦:“……” “请问您的身份是?” “我全名为XXXXX,世人称我为酆都大帝。”

我的理想小镇[无限]

作者:青色羽翼

游戏代练穆思辰被坑,穿越到一款全息游戏中。 游戏是个大灾变后的世界,到处是不可名状的怪物,祂们将世界分割成不同城镇,人类幸存者分布在这些城镇中艰难求生,只有信奉怪物舍弃理智的人才能活下去。 系统告诉他:来,拿着这把十字镐,努力建设属于自己的理想小镇,为这个世界的幸存者提供一个温暖的家。 穆思辰挥舞着他的十字镐抡死了一个不可名状的怪物,抢了祂的城镇,拍了拍只能维持一半人形的幸存者,鼓励道:“擦干眼泪不要哭,把剩下的脑子捡一捡,拿起工具自力更生吧!” 泪眼婆娑的幸存者接过工具,满脸期待地问:“您不带领我们建设家园吗?” 穆思辰:“我只是个代练,理想家园还是要你们自己建设的,我只负责抢地盘。” 于是穆思辰提着他的十字镐穿梭于不同城镇中,一路抢夺地盘,一不小心,将小镇的主人秦宙——一个不可名状的怪物也给抢走了。 穆思辰看着紧紧抱着自己不放的秦宙,有些傻眼,这个人,看起来很愿意被他抢的样子。 - 以一己之力守护人类的秦宙有个秘密。 他就快疯了。 每个拥有“领域”能力的能力者最终都会变为不可名状的怪物。 为了延缓发作,秦宙变得越来越虚弱。 直到有一天,有个抡着十字镐到处抢地盘的人来到安全区。 秦宙立刻抱住他,低声说:“快带我走。” 那人捏了捏秦宙的触手:“带你走可以,但是你松一松吸盘,我被你勒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哦。”秦宙一边答应,一边抱得更紧。 无限流,不同的小镇就是不同的副本。 穆思辰受,秦宙攻,抡十字镐救世受X自从得了精神病后变得更精神了攻

协议结婚后上恋爱综艺了[穿书]

作者:了酌衣去

谈叶声意外穿书,正巧碰上影帝男主甩下婚前协议:婚期一年,互不干涉,车房归你,每个月五十万生活费,离婚后你还能拿到一笔补偿金,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听话安分。 谈叶声拿笔就签了,多犹豫一秒都是对金钱的亵渎! 然而两人结婚的消息意外曝光,程泛临的经纪人带着一档恋爱综艺的嘉宾邀约找上门,希望谈叶声一起上节目平息风言风语。 看都没看,谈叶声:不去,不缺钱。 看清酬金数字后,谈叶声:谁还会嫌钱多呢。 上恋爱综艺前—— 程泛临:不用装恩爱,别跟我套近乎。 谈叶声:ok,拿钱办事,我很靠谱。 综艺录制期间—— 程泛临:我们也可以装装亲近,我加钱。 谈叶声:……行吧。 后来,关于一年婚期—— 程泛临:不离,死都不离。 谈叶声:??? #震惊,协议结婚的对象为了赖账离婚赔偿金,竟做出这种事!# #急!老婆宁愿离婚拿几百万赔偿金,也不愿意要我这个身家亿万的老公!#

死去的老攻突然攻击我[穿书]

作者:冷耳

沈之弥穿成书里的十八线炮灰 炮灰钻营许久嫁入豪门,又在老攻秦恻出车祸时,抛夫弃子,果断跑路 最终被嘲上热搜,一糊到底 沈之弥穿来时,医院刚下了病危通知书 门外记者围堵,黑粉疯狂舞动,就等着他撑不住离婚开启群嘲 谁料沈之弥抱着继子走到镜头前,眼眶通红,形容憔悴 他一句承诺掷地有声:我永远等秦恻回家 等着他离婚的黑粉:??? 去学校接儿子,沈之弥被网红怼脸直播 网红犀利发问:你老公死后遗产有你的份吗? 镜头前沈之弥一愣 黑粉正要群嘲,就见沈之弥猛地把主播推开,状若疯狂:“什么遗产分配?谁说他会死?秦恻才不会死!” 看着镜头前青年脆弱又崩溃的模样,所有人悚然一惊 沈之弥……不会对秦恻是真爱吧? 全世界都看出沈之弥爱惨了秦恻 他为了秦恻不惜得罪大佬,尽心尽力保护秦恻留下的继承人 在采访中虔诚为秦恻祈福的样子,更是看得让人心疼 连黑粉都对沈之弥改观,开始哭着磕糖 沈之弥人前努力兜住深情人设不崩 人后……连这位老攻长啥样都不知道 一天,沈之弥在飞机上遇到了个陌生男人 男人看他的目光十分奇特 沈之弥内心激动,以为自己终于有粉丝了 男粉丝看着他问:听说你很爱你老公? 看来还是个cp粉,沈之弥当场表演了个深情落泪 男粉丝面色古怪 临下飞机前,沈之弥还给热情的男粉丝签了个名 男粉丝看着他,似笑非笑 有一天,沈之弥突然被通知,你老公回来了 沈之弥走出门,看到了飞机上见过的男粉丝 沈之弥: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死去的老攻突然攻击我# #我该怎么解释我爱他但我不认识他?# #深情人设崩了怎么办呜呜呜#

偏执主角对我贴贴上瘾[穿书]

作者:青枫月

夏稚年穿书了,原主是个惹人厌恶的炮灰反派,立志和主角受晏辞抢老攻,最后意外车祸,凉凉下线。 别人穿书都想改变命运,他夏小少爷不一样,他只想走剧情穿回去。 夏稚年试图提及主角攻激怒晏辞,好按原文挨顿打,可晏辞只握住他手腕,在上面系了条拖着长尾的金链,眼底冷淡,“话里话外都是那个姓楚的,你就这么喜欢他?” 话头一转,问他:“年年喜欢什么颜色的手链,金色,银色,还是黑色。” 夏稚年:“??” ……你是不是哪不对劲。 后来他才发现,晏辞洁癖入骨,但有严重的皮肤饥渴症,每每发作痛不欲生,却从不去找主角攻帮忙,反而抱着他揉来搓去。 还将本该放在主角攻身上的注意力,全转移在了他身上?! 这不应当,剧情不是这么走的哇! 夏稚年发愁,他想回原世界,熬到最后,左等右等等不来杀青盒饭。 于是他给自己策划了一场车祸。 高高兴兴闭上眼,再睁开,对上一张冰冷阴沉的脸。 门窗紧闭的屋子里,夏稚年躺在床上意图挣扎,却发现浑身酸痛手脚麻木。脚步声响起,有人一步一步踏到床前,落下大片阴影。 晏辞居高临下,抚摸少年皓腕上的一圈黑色手链,语气轻柔却令人生怖。 “年年故意出车祸,是想逃离我吗?” 夏稚年:“?!!!” 夏稚年努力露出抹乖巧的笑,“哥哥我错了,有话好说,你先放开唔唔——!!” 他嘴被堵住,寒毛轻竖,颈上指尖滑动,耳边声音冰凉又温柔。 “乖,我不接受言语道歉。” 看似乖巧皮皮受×看似温柔偏执占有欲超强攻。 ①SC ②原文攻受没有任何关系,原文受转攻 ③攻受已成年

顶流夫夫?我们装的

作者:爻棋

-直掰弯野马顶流攻vs易碎感美人影帝受 闻纪年是gay圈纯欲天花板,他同桌仲星燃是个钢铁直男,向来排斥gay,两人是全校公认的宿敌。 有一天,他们一起穿越到了五年后。 仲星燃成了内娱唱跳顶流,狂傲不驯舞台劲爆,迷死一票女友粉。闻纪年则成了演技爆表的新晋影帝,肤白貌美清冷易碎。 可怕的是,他们竟然结婚了! 且两人都是出了名的秀恩爱狂魔,不久前刚签约了一档直播恋综。 为了不造成大混乱,并弄清楚这五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人私下达成了共同协议——先假装夫夫三个月,把恋综拍完。

偷风不偷月

作者:北南

穿越(身穿),he,1v1 1945年春,沈若臻秘密送出最后一批抗币,关闭复华银行,却在进行安全转移时遭遇海难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 后来他听见有人在身边说话,貌似念了一对挽联。 沈若臻睁开眼躺在21世纪的高级病房,床边立着一个英俊但冷漠的陌生男人。 沈若臻:“你是谁?” 项明章:“不记得我了?” 沈若臻:“我不认识你。” 项明章:“楚识琛,搞出这么大事故,装失忆可没用。” 见面就给人念悼词/来者不善/大尾巴狼/总裁攻 走进新时代/棋逢对手/美貌民国大少爷/穿越受 封面感谢世界上最文静的女孩子!

让我辅助你配吗

作者:祎庭沫瞳

作为《峡谷》只打辅助的主播,颜霖上能反小野,下能抢人头,对手的区域他的家,峡谷第一逛gai仔,怎么看都不是个正经辅助。人称“峡谷辅助保护协会会长”。 颜霖:记住,整个峡谷就没有咱们辅助不能走的路! * 一个月后,CAB战队迎来了他们的新辅助。 看到公告的战队粉忧心忡忡,这可是峡谷知名假辅助啊!CAB,危! 赛后粉丝提问:玩你这样的辅助,应该注意点什么呢? 颜霖:让所有对你指点江山的人滚蛋!

安全打工手册

作者:西子绪

林照鹤生存的世界很奇怪,这里二次元与三次元融合,小说动漫里的人物纷纷现身。 恐怖片、爱情片、少儿动漫……… 世界看起来随时都会崩塌,林照鹤决定为了拯救世界出道成为魔法少女。 但碍于偶像没有五险一金,只能暂时当一当庄烙保险公司里的一枚社畜。 林照鹤:为什么世界末日了还要当社畜呢? 庄烙:是对我的爱吗?是对客户的责任吗? 林照鹤:不,是贫穷。 然后林照鹤的新年愿望成了希望二次元都嘎掉,这样就可以安全打工到六十岁退休了。 白切黑笑面虎攻X脑抽喜欢犯轴受,每天下午三点更新,周三入V,谢谢大家支持 原名谋杀二次元,编辑说名字不安全,我只能哭着改了个名字,家人们,这个名字够不够安全qaq

准点狙击

作者:唐酒卿

新世界被人工智能占据,电子伪神统治高科技地区,人类逃往生存地。苏鹤亭负伤改造,成了只猫。他通过脑机接口意识上载,遇见了个戴着十字星耳饰的男人。 逐渐地,苏鹤亭怀疑自己被对方精神入侵了,不仅总是想他,连尾巴都开始主动黏他。 酷到没边高冷攻vs浪得飞起猫尾受 王炸组。1v1,HE。 【预警】 1、谢枕书x苏鹤亭,不拆不逆。 2、赛博朋克\废土\反乌托邦\中二病晚期\全篇扯淡。 3、作者是个没文笔的大魔王。 4、同系列世界观,单独阅读无影响。 5、建议随便提,设定绝不改。 6、入坑谨慎,入坑谨慎,阅读开心最重要,不要勉强。

谈婚论嫁

作者:笼中月

被抛弃的Beta跟初恋重逢 许昀是个Beta。 21岁时他跟过李尧远,一个混蛋Alpha。 27岁时他都快忘了姓李的是什么信息素,只记得打完分手炮自己病了好几天,姓李的却已经跟别的Omega卿卿我我。 六年未见,再次偶遇。 许昀被别人戴了绿帽,李尧远黑着脸讽刺:“结婚?痴心妄想!身心健全的Alpha怎么会看上你。” 一个Beta还想结婚,的确是痴心妄想。 无处可去的许昀被他捡回家,既要忍受他的坏脾气,又要安抚他的易感期,简直身心俱疲。 尽管谨小慎微,矛盾却依然反复出现。 习惯忍让的许昀,不习惯表明心迹的李尧远,笨拙而又小心翼翼的感情…… 算了,不该有所期待的。 想通以后许昀决定搬走,也好让李尧远眼不见为净。 动身前夜,李尧远却喝到断了片,哑声质问他为什么又要离开自己。 不说人话的Alpha x 能屈能伸的Beta 傲娇攻x人妻受 阅读指南: 1. 私设较多,设定Alpha有易感期,每到某个时间就哼哼唧唧要那个。 2. 总体是甜的,掺一点点酸。

爱上前夫哥

作者:鸡尾酒酒

破镜重圆小甜文 张开霁 X 顾文西 第一人称 甜文,不虐,不尬 不如先看一章再决定要不要继续?

舔狗自由

作者:困崽

不想舔你时你什么也不是 年下直男体育生X假s真清纯造型师 —————— 安荻,话多尺度大,人人都觉得他经验丰富,只可惜母胎solo24年。 酒吧初遇,安荻一眼相中姜煜,要到了联系方式后,遂开启舔狗模式,每日早晚安一个不落。安荻:“哥哥在吗?哥哥在干嘛?哥哥昨晚睡得好吗?” 姜煜:“兄弟,我不是gay。” 作为男大学生(188有腹肌体育生),一生唯爱清纯美女,对于把微信给了一个Gay这件事,姜煜至今坚持自己只是喝酒上头,而不是被安荻那张极具迷惑性的漂亮脸蛋给迷了眼。直到他阴差阳错和安荻sleep了。 睡了后,姜煜突然发现安荻好像没那么舔了,发消息也发得没那么上心,心想自己是魅力不大还是体力不好? 姜煜:“今天怎么不早安了?” 安荻:“舔狗就是想舔就舔,不想舔就不舔。” —————— 注:直掰弯,受非典型舔狗,上一本文的角色,叫年下的攻哥哥只是舔狗时的习惯而已

输入页数
(第1/150页)当前20条/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