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夏如茵想了想,坐起了身:“九爷,”她犹疑着问:“你是不是知道……殿下那计划?”

       肖乾道:“你说狗咬狗的好戏吗?”

       这便是知道了。夏如茵便没了顾忌,叹了口气:“我好像也明白了。他是想把二殿下那边的人搅得斗成一团、乌烟瘴气吧?”

       肖乾看起来有些高兴。他站起行到床边,一撩衣裳下摆,在夏如茵身旁坐下:“你可算想明白了。往后便好好陪着殿下看戏,不要胡思乱想了。”他顿了顿:“我说太子穷凶极恶真是吓唬你,你停一停,别再自己吓自己了。”

       夏如茵委屈:“我哪有自己吓自己,都是他吓我的。你看其他侍女太监,比我还害怕!”

       肖乾默然片刻,便有了些烦躁:“那不一样。殿下对外人是凶了些,但对我们这些自己人还是很好的。你看你不想和他说话,他都不逼你了。”

       夏如茵小声争辩:“他是不逼我,他直接罚我啊。他今天都没让我见我爹爹。”

       肖乾被噎住。他几个深呼吸,这才耐住了性子措辞道:“殿下是为你着想。若是让你见到夏尚书不愿为你退让,甚至连相求都不够诚恳……你难道会开心?”

       “我爹只有两女一子,怎么会不诚恳!”夏如茵咬着唇,不大高兴:“九爷,你不必为殿下说话了。他若在意我的感受,又怎会喊我陪他看我爹爹的戏?”

       她说完这话,肖乾许久没再开口。夏如茵奇怪看去,便见肖乾正神色复杂望着她。夏如茵不明所以:“九爷?”

       肖乾偏头“啧”了一声,忽然起身,大步推门离去。

       这人来来去去一向随心,夏如茵也没在意。她又胡思乱想了半个时辰,到底是有心无力,还是决定顾好自己。她正准备洗浴歇息,房门又被推开,肖乾再次行了进来。他堵在夏如茵身前:“我告诉太子殿下,你不想看自己爹爹的戏。”

       夏如茵被这话炸得连退两步:“九爷你!”

       肖乾制止状抬手,继续道:“太子说你既然不喜欢,那这戏便不演了,他再找别的乐子便是。”

       夏如茵呆住,不敢置信。太子竟然就……这么收手了?收手原因还是因为她不喜欢?

       她何德何能,能让太子改变主意?!夏如茵略一思考,便明白了原因:太子已经见了八名官员,该做的该说的都已经做了说了,目的已经达到。明日他见不见最后四名官员,其实对他的计划没有影响。“狗咬狗”的戏码还是会上演,局已经被搅乱。所以暗九求上门,殿下才会看在暗九的份上,停了这场戏。

       想明白这点,知道爹爹依旧会遇到麻烦,就算不用再陪太子看戏,夏如茵还是高兴不起来。她倾身一礼:“茵茵谢过殿下恩典。”又仰起脸,忧虑道:“九爷,谢谢你。可是下次别这么冒险了,我不想你因为我被殿下责罚。”

       后面这道谢比前面那句谢恩典,不知诚心多少。肖乾别过目光。重生后他一直过得随心肆意,离经叛道的事也没少做,全然不在意旁人想法。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夏如茵感受,可夏如茵说出那句指责时,他还是莫名心烦意乱。肖乾道:“殿下说作为补偿,让我明日带你去附近游玩。”

       夏如茵怔住。出府游玩,这是她的遗愿之一。她原以为呆在太子府做奴婢,这愿望会难以实现,却不料天上忽然掉了个大馅饼。

       狂喜涌上心头,夏如茵话都说不利索了:“真的吗明日吗?出去玩吗?!谢谢你九爷!谢谢你谢谢你!”

       肖乾打断:“你谢我作甚?”他强调:“太子殿下补偿你的,你要谢就谢太子殿下。”

       夏如茵连连点头:“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她知道的!太子殿下和她才见过几面啊?两人本就不熟,殿下又高高在上疯疯癫癫,哪会补偿一个小奴婢?这是九爷看见她伤心,特意去求了太子殿下,想让她开心呢!

       夏如茵抑制不住欢喜,在房中胡乱转了几个圈,又跑去肖乾面前:“九爷,我们去哪呢?”

       肖乾见她开心成这样,十分嫌弃:“没出息的!之前没出去玩过?你爹娘为何不让你出去玩?”

       夏如茵摸摸鼻子:“夫人说出府变数大,万一我在外面身体不舒服,都来不及找大夫救治。”

       肖乾沉默片刻,一声冷笑:“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吗?带个大夫出游不就行了?”

       他见夏如茵又要说话:“闭嘴。我是说明日带个大夫一起去,可没说你爹娘不好,你别抓着我讲道理。”

       夏如茵眨眨眼:“不是呀,九爷,我就是想问咱们去哪里?”

       肖乾:“……你想去哪里?”

       夏如茵便兴奋起来:“文义山!京城郊外的文义山!妹妹说贵女们三月半都会去那里,还有好多文人才子也会结伴出行!她说那有漫山的花,景色可美了!”

       肖乾冷漠道:“是,是美。”他一拍夏如茵脑袋:“她三月半去,你六月半去。花都谢了,晒不死你!”

       夏如茵:“……”

       竟然好有道理。夏如茵捂住脑袋躲开:“九爷,我都没想到,你真聪明。那我们去哪啊?”

       肖乾嘴角勾起:“我们自然去……”他的话顿住,看着巴巴等答案的夏如茵,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我干吗要告诉你。”

       竟然就这么转身离去!

       夏如茵可真是被吊足了胃口,这一晚上做梦都抓心挠肺的,一下梦见自己去了塞外大漠,一下梦见自己去了江南水乡。次日清晨她早早起身,请芳雪为她画了个妆,又在绸衫外罩了件美美的纱衣,等待她这十年来的首次出游。好容易等到暗九推门进来,夏如茵看去,便惊了一惊:“九爷?!是你吗?你、你干吗戴面具!”

       肖乾今日戴了个黑色的小面具,遮住了眼睛和小半鼻梁,又难得穿正式了些,一身暗宝石绿的锦衣。他身形本就像太子,这乍一看上去,夏如茵还误会了他是太子,被吓得不轻。肖乾简单答道:“出府要戴面具。”

       肖乾讨厌这张太引人注目的脸,经常让他感受到很多厌烦的情绪。现下虽然有夏如茵在身旁,但戴个面具遮住总是更好。夏如茵却以为他身为太子替身,出府就要戴面具保持神秘:“那好吧……”她讷讷道:“你这样好像太子殿下啊。我不喜欢。”

       肖乾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沉了脸:“夏如茵!你信不信我今日不带你出去!”

       话未说完,女子便凑了上来,那张妆点后格外娇艳的脸庞越靠越近。她在他面前一寸处停下,细看那面具,手指也摸了上来。那微凉的指尖轻轻蹭过肖乾的脸颊,将面具取了下来:“九爷,”夏如茵的声音软软的:“这东西你出府要戴便戴吧,现下不是还没出府么,就先别戴了。”

       她后撤,拿着那黑色面具好奇看。微凉柔软的触感仿佛还留在脸颊,肖乾心中又是一阵不明来由的酥麻。他皱着眉盯着夏如茵,觉得自己没必要听她的。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皇老子也别想让他改变主意。所以……

       肖乾夺回自己面具,塞入怀中:“那你也不许穿这纱衣。”

       夏如茵不满“啊”了声,肖乾却不给她机会反抗,定夺道:“穿太子殿下昨日送的披帛。去换!”

       九爷都为她让步了,夏如茵自然得投桃报李。她索性换了身浅绿色的绸衫,配嫩绿色的披帛,和九爷一起契合夏日的绿意。肖乾对她这话嗤之以鼻。两人上了马车,老大夫已经在车厢里了,笑呵呵问礼。车厢装饰得很舒适,肖乾一人坐一侧,夏如茵和老大夫坐另一侧。

       起初经过的路行人还少,夏如茵也克制着,偷偷躲在车帘后看。可过了两条街,到了热闹的集市,夏如茵的车帘便越掀越大。

       她其实还有个遗愿是逛街。在夏府时,她出府已是难得,每每出府还都是为了参加重要宴席,算起来这辈子都没逛过街。如今能近距离看一看街市,夏如茵怎能不好奇?她一手扒着车窗框,一手掀着车帘,整张脸都快钻出车窗了。

       老大夫听见车外嘈杂,跟着夏如茵看了一眼,就见路边行人或呆滞或惊艳,指指点点戳着夏如茵。老大夫摇头笑道:“夏姑娘,这样掀帘子不合适,看他们都在说你呢。”

       夏如茵怔了怔,“哦”了一声,放下了车窗帘。肖乾一直闭目,此时掀起了眼皮:“老头子,我这样合适吗?”

       老大夫和夏如茵一起看去。肖乾本来斜倚着车壁靠着,现下身体却往侧旁一沉,躺在了车厢长椅上。男人修长的双腿立时无处安放,直接架去了车厢壁上。老大夫咳咳起来:“九爷,这、这……”

       “再敢多话,你就下车走过去。”肖乾又闭了眼:“夏如茵,你现下就是个丫鬟,想怎样就怎样,脑袋探出去都行!”

       夏如茵便扑哧笑了。她觉得暗九可太蛮不讲理了,可这蛮不讲理却让她轻松了许多,对比之下,她这不懂规矩的好像也不算什么了。夏如茵收敛了些,却还是一路掀着车帘,直到出了城,马车停下。

       作者有话说:

       肖乾:试图洗白.jpg

       最新章2分评发红包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