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再次出发,夏如茵终于看到了肖乾说的兰花地。这是片小树林,林中开满了兰花。翠绿又细长的叶伸展着,充盈着树林的绿意。淡色的花朵点缀其间,花丝柔韧就如舞动的仙子。

       夏如茵一路走来都在惊叹,此时已经惊叹不过来了。不料肖乾在旁“哇”了起来:“茵茵,这里好漂亮!好多兰花,你看,有白有绿有紫有青!”

       夏如茵:“……”

       这可真是……学到了她的精髓。老大夫在后面呵呵笑起来,夏如茵暼着肖乾,觉得他就算应了她一句哥哥,也完全不会少欺负她。

       树林中已经有些人了,三五成群,各自找阴凉处歇着。夏如茵的目光被附近的一对男女吸引了。两人都是京城普通公子贵女的打扮,坐在一棵树下。让夏如茵感兴趣的是,那男人手中正在编着一个花环。

       夏如茵停了步,就站在那看。男人将细长的兰花叶子一条条缠起来,先编出了个草环,那女子再将挑选好的兰花一朵朵插入草环中。肖乾见夏如茵站在一棵树后不动,走了回来,这才发现夏如茵在看什么。

       夏如茵小声问肖乾:“九哥,你会编那个吗?”

       肖乾一声嗤笑:“雕虫小技。”

       夏如茵立时欢喜:“你会!”

       肖乾:“不会。”

       这理直气壮,夏如茵无言以对,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巴巴看着那姑娘将兰花一朵朵插进了草环,一个漂亮的花环就完成了。这模样,真像小孩儿看别人有东西吃,就站在别人身边犯馋。肖乾莫名不悦,行去那对男女身前:“我买你这花环。”

       夏如茵眼睛亮了,也从树后站了出来。那对男女本来有些被肖乾这突然一句吓一跳,见到夏如茵,才明白了所以。男子询问看了看身旁的姑娘,将手中花环递给肖乾:“不是值钱的东西,兄台喜欢便拿去吧,我再做一个便是。”

       肖乾却不领情。他接过花环,自袖中摸出锭银子,丢在男人脚边:“我说我买。”

       男人一番好意被拒,有些尴尬。夏如茵却顾不得其他,开心唤着“九哥”,跑去了肖乾身旁。她以为肖乾是要将花环给自己,可肖乾一把将她推开,手在腰间一摸,竟不知从何处拔出了一把软剑!寒光闪过,花环四下飘落,碎成了一地残叶断蕊。

       四下忽然安静了。肖乾握着那细长软剑,看向地上的男女:“你说你还要再做一个?”他挽了个剑花,慢条斯理道:“做,我等你。”

       肖乾身形高大,软剑寒气逼人。男人惊恐仰着头:“……不、不做了,我们……准备回了。”

       他掺起吓得腿软的姑娘,跌跌撞撞逃离这个神经病。肖乾满意了,软剑回鞘,朝夏如茵偏头:“行了,走了。”

       夏如茵呆滞跟上。她缓了许久才缓过来,再一次体会到暗九实在是不大正常——这应该也属于他的爱好之一“夺人所好”。她应该庆幸当初他抢她手串时,没刷刷几刀把她的手串砍成木屑。可他都不嫌弃她没用,认了她那句哥哥,她也不能因为他不大正常嫌弃他。夏如茵叹了口气,说服了自己,正想问暗九现下去哪,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夏如茵?!”

       夏如茵转头看去,便见不远处的树下有几男几女,其中两人她熟悉。夏如茵也怔住:“阿瑶,表哥。”

       喊夏如茵的姑娘与夏如茵年岁相仿,容貌清秀,好巧不巧也穿了身绿衣,正是夏如茵的嫡妹夏亦瑶。她身旁的男子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倒是面若冠玉风度翩翩,便是李大学士的庶子,李珠玉的异母哥哥李和循,夏如茵跟着夏亦瑶叫一句表哥。

       夏亦瑶瞪大了眼看夏如茵,不敢相信夏如茵会出现在这里。她身旁除了李和循还有三名男子,此时纷纷站起身,主动询问:“阿瑶,和循,这位是?”

       男子们都含笑昂首,分明是对美人起了兴趣,迫不及待展示自己的风姿。夏亦瑶看得真切,心中妒火一下就烧了上来。她再仔细去看夏如茵,发觉此人今日竟然画了妆,原本就动人的容颜经过点缀,愈发美得夺人心魄。两人都穿着绿色衣裳,夏亦瑶本还觉得她这身绿挺清爽,可和夏如茵一对比,高下立见。夏如茵那纤细柔软的身段,将她的绿色衣裳都衬得妩媚了几分。

       这人就是个狐媚子成精!夏亦瑶压着火气,勉强答了句:“这是我庶姐,前段时间去了太子府做奴婢。”

       她也不清楚夏如茵为何能出太子府,是不是犯了什么事,想着总归闹得多些人知道没坏处。可男人们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上面。她话音刚落,便有人出声相邀:“竟然是阿瑶的姐姐。相请不如偶遇,夏姑娘,何不过来一起坐坐?”

       夏亦瑶咬碎了牙。方才这些公子与她们“偶遇”,也是这般殷勤,现下见到了夏如茵,心就飞了过去。她去看李和循,见他沉默望着夏如茵不说话,心中愈恼。夏亦瑶朝众人道:“我姐姐害羞呢,我去劝劝她,你们等着。”

       她行去夏如茵身前,打量老大夫和戴着面具的肖乾:“姐姐,他们是谁啊?”

       夏如茵情绪很平静,没什么见到妹妹的欣喜:“这位是九爷,太子府的侍卫。这位是赵老大夫。”

       原来都是太子府的下人。夏亦瑶便不再客气,一把抓住夏如茵的手:“姐姐你跟我来。”

       她拖着夏如茵,将她带远了些。四下无人,夏亦瑶便恢复了惯常的姿态,不耐质问:“你不是去太子府做奴婢了吗?怎么能来这里玩?”

       夏如茵缓缓眨了眨眼:“不是玩啊。赵老大夫出来找药草,要人打下手,便带我和九爷出来了。”

       夏亦瑶拧起了眉。她觉得这原因古古怪怪的,可看夏如茵这副软糯糯的模样,料她也不敢说谎。夏亦瑶哼了一声:“我不管你为何出来,总之一会你拒绝他们邀请,不许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她嫌恶看夏如茵:“我可不想让人看到,我有这么个粗鄙的姐姐!”

       夏如茵沉默片刻,压低了声音:“夏亦瑶,你不觉得你这般说话,才是粗鄙吗?”

       夏亦瑶瞪圆了眼:“你!”

       夏如茵音调恢复了正常,慢吞吞道:“阿瑶,你这话如果让夫人听见了,她又要这么说你了。”

       夏亦瑶这才反应过来,夏如茵方才声调都不似往日,原来是在学她娘亲说话。夏亦瑶恼火就去推她:“敢拿我娘亲压我?!你还当你是我姐姐吗?你已经被爹娘送去做奴婢了!爹娘都不喜欢你,他们不要你了,才不会再管你——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夏如茵被推得后退一步,神情终于有些变化。她抿了抿唇,有些委屈:“爹娘才不会不喜欢我,我比阿瑶漂亮这么多……”

       夏亦瑶气坏了!这傻子就知道戳她痛处!夏亦瑶脸色难看又要去推夏如茵,却感觉衣领被人拎住,整个人便往后倒去!还没反应过来,她便像个麻布袋一般被拖了一丈远,怒火瞬间化为了恐惧:“谁?!放开我!救命!”

       作者有话说:

       肖乾:媳妇莫馋。你没有,别人就不可能有!

       夏如茵:……虽然但是,你就不能拿那花环送我吗?!

       最新章2分评发红包哦,么么哒

       谢谢凉薄少年易冷心的地雷!

       谢谢天地虚妄的营养液*30,谢谢星、云冉、安静的猪头三、万花错了吗、小闹不嘚瑟的营养液!